雪戈

虛妄

Date:2014/11/04

有一日,難過的快要透不過氣,打電話給一老友。睡意朦朧的她表示驚訝和無奈。一直問我怎麼給她打電話了,我手足無措只有不斷重述說只是覺得好久沒和你聯係了,打個電話給你。她只覺得無可奈何,不斷說著現在每個人都有了每個人的生活。不管她是不是在暗示,以後怕是不會隨意主動聯係了。
誰都有了自己的生活,你以為我不懂你所承受的,我以為你會懂得我的傷悲。緣分就這麽擦肩而過。你我都不得不各自在各自的牢籠裏自求安生。



恩,是。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了。再見。

DATE:2014/05/27 00:48


曾經害怕孤獨,如今擁抱孤獨。無論妳是否有相愛的人,溫暖的家人,貼心的好友。你都仍需與孤獨相伴。該自己經歷的還是得自己經歷。不斷追逐與試圖貪牢,不是孤獨而是害怕無逃避。

DATE:2017/05/10 1:01
本想早睡的我卻好像失了眠。才發現,原來失去妳,我便沒有了可以依靠的人。
DATE:2014/05/10 1:01
心事太重,卻不吐露。帶上一盒煙找家酒館坐整晚。
DATE:2014/05/10 1:02
有沒有一種友情,在我失魂落魄之時提酒來看。遞我一支萬寶路。勝過百句安慰。

我不想說,晚安。